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访南大常务副校长施建军

发布时间:2009-02-23 15:40:01 发布人:陈孝强

施建军: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1988年、1996年作为高级访问学者赴英国利兹大学和美国堪萨斯大学访问。中国统计学会副会长,中国教育会计学会副会长,江苏省数量经济和管理科学学会会长等职。施建军教授在经济理论、统计学理论和方法、软科学理论和方法、企业管理理论等领域进行长期研究,先后撰写、编著著作、教材等20余本,发表论文100多篇。曾获全国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霍英东优秀教学成果奖,国家统计科技进步奖,江苏省优秀教学成果三等奖,江苏省科技进步奖等。

知与行是中国传统哲学的一对重要范畴。人们常常提及王阳明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说的是人的意识思想及观念要领先行为实践,而行为实践是思想意识及观念的实现和完成,两者是个相辅相成的关系。 通常我们对高校教师的印象是老学究,有丰富的理论知识而没有实践,可是EMBA的出现改变了这个现象。EMBA的教师不仅具有国际化的视野,良好的理论素养,而且还要具有丰富的本土企业的实践经验。

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施建军无疑是一名出色的知行观的践行者。施建军: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作为高级访问学者赴英国里兹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美国堪萨斯大学访问,参加过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拉筹伯大学 “影子校长”实习项目。曾经给双登集团有限公司、诚泰电子有限公司等大型企业做过战略咨询与管理研究项目。

强调实践的教学方式

EMBA教育是高级管理者的MBA,与其他教育方式不同的是,学员已经在管理岗位,他水平的高低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经营和乃至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EMBA教育是调整知识结构的教育方式。过去的教育模式比较重视理工,认为只要有最新的技术就能带动企业向前发展,在管理问题上存在一定的盲区,科技进步、管理创新,现代企业的发展需要两个轮子共同前进。

为了弥补这类人才在管理上的需要,把硬技术和软技术结合起来,把科技和管理结合起来,EMBA教育应运而生,并且很快就风靡世界。2002年教育部批准首批30所国内知名院校开办EMBA教育,其中就包括南京大学。相比于国外的EMBA教学,中国的EMBA起步晚,很多方面应该向外国学习。但是如果我们不办,就会使得中国大量的生源流入欧美、澳大利亚,我们也会因此有大量的美金、人民币流出。全世界都很重视EMBA,它是中国特色经济发展必经的教育形式。南大开始EMBA教学后,施校长就亲自带课,把自己的理论实践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企业家。

如何办出EMBA教育的特色

施建军介绍说,他目前的教学方式以案例教学为主,这也是EMBA教学的重要特点。施校长给商学院EMBA的学生上了《创新与创业管理》这门课,是战略管理的一部分,多个企业的咨询经历,多个国家的访问,让他在课堂上纵横捭阖,游刃有余。

企业管理从来都不是同一个模式的,而是千人千面的。企业管理知识不是直接传播的,只能通过案例做一种借鉴性思考。“外贸企业、化工企业管理得再好,其他行业也不能直接复制,即使是肯德基、麦当劳这些管理可以复制的企业,到了中国还是要中国化。”施建军研究了半辈子的企业管理模式,他说哪怕同一个店在城南和城北开也要研究城南城北的消费习惯和食品差异,根据特点来调整经营策略等。EMBA教育重在培养学生的思考能力和创新精神,使得企业家在案例教学中受到知识的熏陶、经验的传授、能力的培训。

“如果说仅通过上课传授知识的方式是一维结构,那么EMBA教学方式是一个三维结构,是全新教育模式”。EMBA传授的知识都是实用性很强的,比如上市规则、金融行业规则、法律的制度规定、企业注册条件等。另外包括一些分析问题的方法,如无形资产的评估方法、如何判断上市公司质量等,学习的过程也是知识体系重新建立的过程。

施建军很重视能力的培养,在他的课堂,学生能得到协作沟通、信息搜寻、分析创新等方面能力的提高、但更重要的还是团队协作能力的培养。“怎样当好一把手,怎样当好团队的配角,怎样有效做好团队的协作,这些都是EMBA教育培养的。”

“通过案例教学传授经验,看别人走过的路,有些地方水深不能走,大家就会研究,悟出一些问题。不是明确教大家做什么,仅仅是启发。”

我们EMBA教育发展方向是培养一个高素质的,强竞争性的,具有创新精神的未来国际性精英人才,尤其是领军人才。这些学员不是普通管理层,不是搞一个数量模型分析,也不是搞一个价格报价系统。这个人才要驾驭一个企业,使这个企业朝着高素质、强竞争、创新性的方向发展。“能付得起20多万学费的人一定不是个普通的打工者,他们已经迈过了一个门槛。对于企业高管来说读EMBA是非常必要的,他们在班级中就有很多合作的机会,赚的钱早已超过学费。”

课程结构设置上要更加务实

对于南大EMBA课程设置,施建军也做过认真的思考。“从我们的管理思想上看,我认为课程结构设置上要更加务实,要领先和超前。”现在工作生活的节奏很快,知识的更新速度也在加快,资本市场和IT行业的知识更新周期甚至只有5年。“如果我们现在的EMBA课程不去谈金融风暴,单纯大谈特谈金融创新是不对的,我们首先要谈的是什么叫金融海啸,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的关系,另外还有创新会不会导致危机,创新有没有过度等一些新的东西。”EMBA的课程紧跟动态形势,要在不断变化的现实中截取最新的案例,结合现实来教育学生。

EMBA教育的课程特别要强调培养创新精神,“EMBA要办出特色,一定要坚持国际标准,不能从头讲到尾。”施建军坚持一天课只讲半天,剩余的时间组织讨论,进行思想的的激荡和碰撞。创新是在相互交流,思想碰撞的条件下产生的火花,你一言我一语,思想高度集中,在这样的交流中学生不再是被动的接受者。施建军把自己做的管理咨询的案例拿来讨论,比如现金流断流的时候如何应对?一个人很难回答,施建军就循序渐进,先讨论企业现金流断流有哪几种情况,有哪些策略,分别有几个答复,然后有没有企业能够起死回生的招法,这些都是应对的经验,现实性非常强。有的企业家回答问题非常准确,能直接把答案说出来,因为他亲身经历过,有丰富的经验。

 

增加教学经验的实践 

作为EMBA的教师只是照本宣科是不行的,一定要有丰富实践经验支撑。解剖和分析过企业,给企业做过案例咨询的教师更受学生的欢迎,他的实践经历本来就是很好的教材,“这就是我经常说的创新的实践性,在外面看和在里面亲身实践做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实践性是强调亲身经历性。”从校门到校门,从没到过企业就出来教管理,这样的情况是很危险的。

从1997中国的企业才开始有了做管理咨询的意识,施建军是第一批从事管理咨询的大学教师之一。现在他每年都会给一两个大型企业做管理咨询,或者参观一些大型日本美国的企业。企业咨询主要针对的是企业战略,包括产品战略、市场战略、营销战略,还包括企业形象策划、人力资源状况等。“我们有些教授确实没有直接管理经验;一个企业家通常管理一到两个点,一个管理教授要知道一个面,当然管理学的教师要做更多的管理咨询活动。”

服务外包现在正朝两极化发展。一个极端是是自己做不出来的复杂东西外包,另一个是太简单的东西不需要自己去劳动。自己做适合自己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现在很多产品和产业的思想。管理咨询也是服务外包的一种,对企业不仅有宣传作用、激励作用和规范作用,还有创新作用和价值指导作用。现在的企业都成熟了,他们有好多专业化的东西,做一次就对企业有效益。

咨询就是战略整合,远非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这个过程是个系统的分析过程。首先要设计一二十套调查问卷,从高层到普通员工填写调查问卷。然后是分别座谈。这个过程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然后分成财务组、营销组、人力资源组、战略组、制度设计组、上市策划组等细化工作流程,每个组都有自己担任的目标。有时候为了得出一两个关键的数据,需要大量的调查总结,是个劳心费神的事情。但是施建军每次都一丝不苟的完成。“我每到一处,就像喇嘛摸人头,这人就开光。”每次给企业做管理咨询,企业年利润马上就上升,甚至从原来的二三十万上升到上千万。

 

哈佛著名经济学家约瑟夫. 熊彼特说,“我知道,仅仅靠著作和理论被人记住是不够的。一个人是改变不了任何东西的,除非他能够使人们的生活发生变化。”这一观念正是施建军思考其生活和工作的重要部分。

管理咨询的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障碍,“财务是我们做咨询中难度最大的问题,一般企业的财务秘密是不会轻易让你了解的,而这个会影响我们的分析判断。”还有一个影响咨询效果的是企业家无法判断咨询结果是否正确,他们是不是应该照做。“我们做的管理咨询听听都有道理,有些人也未必能听得懂。企业家他们都有独立的思想,不是言听计从。我们只是一个咨询建议。”企业家对咨询结果的风险性不能把握,也就是能不能赚到钱。不过根据统计大多数企业还是从这个过程中收到了成效,明显改善了企业的管理,提高了管理的标准化,规范化管理,制度增强等,还是有一些好处的。

施建军最近正在参加“点评苏商”节目的摄制,“我有时间尽量参加,就像他们把菜都做好了,就等你去享用点评,”每一个苏商都是一本书,他的创业史和企业创新史都很值得去思考和研究分析。平时教学和教务繁忙,施建军没有那么多时间跟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不能仔细了解企业家的苦乐甘甜。但是通过做这个点评可以看到各个创业者的故事,了解他们成功的原因,企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从横向看,每个苏商都是一个可以借鉴的案例,从纵向来看,它是一个横截面的数据库,他给我们的是一个时代的群像。“不通过大型的访谈节目是不会讲到一些痛苦的创业过程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对做大型管理案例的老师是很有帮助的。”

大学里的管理学教授,受到正规训练的越来越多,关注管理实践前沿的亦不在少数,学术研究和知识创新的风气更是日益浓厚,大学里依然有原创理论的土壤。随着中国企业的不断崛起和发展,管理学理论也会在中国有长足的发展。“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施建军正在努力的践行着陶行知的名言,在是知与行之间往返,每一次到达彼岸都使他对管理学的认识上一个台阶,也正是在这样的往返中,他成为中国管理学教师的一代楷模

施建军教授个人主页

《商学名家》记者 张晶

《商学名家》 杂志热线:025-83313198
地址:南京山西路67号世贸中心大厦A座12层
邮箱:
zhangxu@comc.com.cn
网址:
www.njuemba.org
《商学名家》由南京大学EMBA联合会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