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与入世完美演绎 -记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成志明

发布时间:2010-01-13 09:51:52 发布人:陈孝强

 在学者的出世与入世之间,成志明拿捏得恰到好处。

作为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他无疑是学生最喜欢的老师之一。精彩的案例加之深入浅出的分析,常常让大家如痴如醉。在南京大学对老师的测评打分中,学生曾给了他99.12的高分。作为南京东方智业管理顾问公司的首席顾问,他不仅是江苏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军人物,连任两届江苏省管理咨询协会会长,而且担任了中国企业联合会管理咨询委员会副主任,通过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探索出的“企业系统化再造”理论,成为管理咨询工作中的不二法则。

和大多数学者闭门修炼、坐而论道相比,成志明颇有些“另类”:破万卷书、行万里路、阅人无数,把做学问的“工作室”从大学象牙塔延伸至风云变幻、硝烟弥漫的商业竞技场。

成志明常把自己一生所奋斗的事业叫做“智业”。他在实践中探索,在归纳中升华,用理性和知性激情演绎了商儒双赢的“智业”人生。

站在南京最繁华的商业圈——新街口的商贸世纪广场19层办公楼内,放眼望去,远近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尽收眼底。不远处,苏宁电器大楼那闪烁变幻的霓虹灯,瞬间又勾起了成志明万千思绪:中学老师的教诲与点拨,大学教学中的困惑与迷茫,学以致用的成功与喜悦……其从镜片背后透出的眼神,是那样的深邃与自信。

感恩母校: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

1962年10月,成志明出生于南通港大队第二生产队的一个大家庭中,上有两个姐姐、三个哥哥,父亲是一位民办老师。

4岁,父亲给哥哥的班级上课时,他就搬张椅子,坐在后面“旁听”。 5岁时,《愚公移山》、《为人民服务》,他竟能倒背如流。自从发现了成志明的这一“绝活”后,每当生产队有人来参观交流时,队里都会将这作为压轴节目,在来宾们面前“卖弄”一番。

相比儿时的欢乐,在成志明记忆深处,市一中6年的求学生涯仍是最难忘怀的,“离开母校已经30年了,很多时候回顾走过的路,对母校一直怀着感激之情。我的人格、品性,都是在这个时期打下基础的。 ”

在那里,成志明遇到了对自己一生影响最大的人——高一时的班主任马育强老师。

“文革”后,国家很快恢复高考,马老师就指导大家全力以赴抓学习。但那时,大家都热衷于所谓的政治活动,成志明也不例外。马老师发现“苗头”后,及时找他谈话,“你现在还不是做职业革命家的时候,学生就应该以学习为主,现在恢复高考了,机会难得,一定要珍惜。 ”此后,成志明一门心思学习,成绩“噌噌噌”直往上冒。成志明是班长,马老师就经常放手支持他独立开展各项工作。那时,其他班级很多活动都需要老师到场,而成志明这个班,马老师基本不到场。此时,管理能力和领导能力的培养,为成志明以后叱咤管理业,打下了伏笔。

高中时代,成志明文科比理科好。但当时,社会上对理科非常重视,所以大家根本不管自身是否合适,都抢着报理科,成志明也随着大流,去报考理科班。马老师发现后及时阻止,当时成志明还有点想不通。

也许马老师也没有想到,自己当年那个不经意的举动,竟造就了30年后在管理咨询界独当一面的风云人物。

10月2日,当成志明回到母校,与多年未见的马老师相拥时,早已是热泪盈眶。“这已不只是一种责任,而是一种爱,一种犹如父母对子女的爱! ”讲到这些经历,成志明的语调突然高亢,毫不保留地流露出自己的感恩之情。

年轻讲师的困惑:“对的”却是“没用的”

1979年,成志明以市一中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南京大学经济学系经济管理专业。

成志明大学的学习成绩依然优秀,成为那届可以提前一个学期毕业的4名优秀学生之一。随后,他又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涉外企业管理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虽然有机会到国家外经贸部工作,但对做学问比较感兴趣的成志明,依然重回南京大学商学院管理系做起老师,几年之后,他开始主持领导整个管理系的工作。

如果不是一个意外的“打击”,成志明可能亦如大学里其他教授一样,潜心学术,循规蹈矩走一条学者型道路。

那是1988年,当时在南京大学任教的成志明在一次政府组织的“外向型经济干部管理培训班”上,洋洋洒洒地大谈特谈论著上学来的管理理论。在课间休息时,成志明与一位企业家学员交流时,对方却毫不客气地指出:“成老师,你讲的都是正确的,但都是没用的。 ”

此后,同样的质疑在多个场合出现。年轻的管理学教授倍感尴尬。“对的,却没有用的。 ”当经典理论在向现实大胆地伸出实践的触角时,却遭到无情抛弃。这让成志明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与思索之中。为什么对而无用?两者之间究竟差了什么?如果自己所学不能为企业的现实发展带来帮助,那所学又有何用?

此后数年,成志明一直带着这些困惑去观察和研究中国企业。 1992年,成志明应邀到日本名古屋大学做客座教授。在这期间,成志明发现,日本很多企业都聘请有相当数量的管理咨询人员,从而将企业匡扶到一个规范有效的前进轨道上来。而这些咨询人员中,许多人就是大学里搞管理教学与研究的教授!

这一发现,让成志明顿悟:管理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脱离实践的纯粹的管理研究和教学理论是没有生命力的。只有深入到企业内部进行实地考察和了解,才能实现理论知识与实际问题的有效对接。

一年的客座研究经历,开启了成志明学术研究一道崭新的门。成志明毅然决然辞去当时管理系领导职务,开体制之先河,于1996年创办了南京东方智业管理顾问公司,开始了人生的另一段精彩华章。

学以致用:做企业的“妙手神医”

学不济用枉为儒。这是成志明践行的人生信条。

1998年9月30日深夜,在给一家企业做完管理咨询后,成志明骑着自行车匆匆往回赶。路上,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企业家那渴求知识的眼神。成志明深切感悟到:整个中国经济环境正给企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变化,在这场生死存亡的较量中,很多企业渴望得到智力的支持,却又没有。

一种莫名的冲动与责任涌上心头:商海潮头,看几番沉浮,风云变数可曾算度?成败谁倚,茅庐三顾,与君共逐鹿,笑作帝业赋。一首《观商海》一气呵成。

至今,成志明依然将这首诗珍藏在办公室内,时刻提醒自己不忘使命。

很多人包括一些企业在内,都不理解,咨询到底能给企业带来什么?对此,成志明用八个字作了最精辟的解读:思路、标准、方法和知识,就是运用东方的管理智慧和西方的管理理论,为企业发展解决实际的问题。

成立至今,成志明领军下的东方智业,为苏宁电器、东方航空、苏美达集团、中国银行等数百家企业进行过管理咨询。 2003年,由其操刀的苏宁电器全国连锁经营体系方案更是获得了2003年度中国十大杰出营销案例金奖。 2007年,因其在业内的影响力,又荣获“中国十大最值得尊敬的管理咨询专家”称号。

而成志明对整个中国咨询管理业所作的贡献,绝不仅仅是这些个案。他用多年的实践心血,研究出一整套适用于中国企业的管理咨询理论体系,成志明把它概括为“企业系统化再造”。根据这套理论,企业实际面临的问题虽然很多,都不外乎七大方面:意识观念、体制机制、发展战略、组织流程、人力资源、信息系统、企业文化与企业形象。这就像一张“体检表”,无论什么企业,拿着这套“体检”标准去分析,就会发现企业发展的瓶颈所在,就能对症下药。

这也是让成志明最引以为自豪的事情。

另一件在业界传为佳话的事件,则是2006年,在上海第四届中国管理咨询高峰年会上,成志明与跨国管理咨询公司的一场精彩PK。在那个时代,很多人都唯跨国管理咨询公司马首是瞻,跨国咨询公司就是管理咨询的代名词。

“中国企业成长环境的特殊性决定了它的成长理念、模式、路径的特殊性,在帮助中国企业成长方面,中国的咨询公司既责无旁贷,又具有巨大优势,是可以发挥国外咨询公司所起不到的作用的……”至今,成志明依然清晰地记着当时的演讲场景:演讲一结束,全场起立鼓掌,连跨国公司的代表也频频点头,国内咨询企业更是觉得扬眉吐气。走下讲坛的成志明,光名片就交换了200多张。这也成为当年论坛一大亮点。

2006年,还有一件事为业内所关注:一本关于企业快速发展的研究性著作——《苏宁:成长的真谛》风靡全国,受到很多企业管理层的青睐,机场、车站、新华书店,5万本书很快脱销。这本书的作者就是成志明。

1999年、2000年期间,成志明一直在为苏宁提供管理咨询,随后几年,他一直跟踪苏宁的发展,并对苏宁的成长进行总结。在当时,中国的很多企业做不大、做不强,优秀企业短命,所谓企业“火箭式上升,雪崩式垮塌”,成为理论界、企业界的最大困惑。
从2005年开始,成志明用了一年多时间,呕心沥血,终于完成了这部著作。当时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因为苏宁成功的真谛,正是国内很多企业所想知道的,书中对此作了完整系统地提炼。

不知不觉间,成志明带领着东方智业已为数百家企业提供咨询方案并帮助实施,见证了诸多企业起死回生、由弱变强的历程,成为医治企业疾病的“妙手神医”。成志明足迹所到之处,企业高管人员都会尊敬地称他为“成老师”。

然而,在成志明心中,这些企业老总才是真正的老师。他真诚而坦白地表示,“这么多咨询过的企业的实践经历,给了我很多研究‘营养’,而这种‘营养’又是得天独厚的。因为企业成功的经验、失败的教训,对管理研究来讲,都具有很大价值。跟上千位企业家的交流,成就了今天的我。 ”

让企业家带着困惑与无奈进来,带着希望和信心离开,这是成志明的愿望,他要用自己的管理智慧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贡献出最大价值。

成志明教授个人主页

来源: 江海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