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多教授管理思想与实践

发布时间:2012-05-17 09:46:25 发布人:陈孝强

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开始对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进行改造。经济体制的改革不仅引发了国有企业所有权结构的调整,而且导致了企业经营管理方式的转变。企业管理背景与实践的这些变化促进了中国学者对中国企业管理方式的反思、对西方管理思想的引进并在引进基础上进行本土化的改造。这些学界前辈的不懈努力不仅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理论的系统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且也让他们自己在中国管理思想发展史上抹上了浓厚的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一笔。周三多教授便是在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并收获丰硕的学界前辈的一个典型代表。

30多年来,周三多教授发表了大量的学术论文和专著,在管理的研究方法、管理的人本主义、管理伦理以及管理的创新本质等方面提出了许多有重大影响的学术观点。

管理学是人们运用多学科的知识在总结人类管理实践的基础上形成的一般理论和方法,抽象掉不同国别和时代的具体特征,人类的管理活动总是有其一般的规律。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周三多教授比较早地提出了“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学科交叉、理论与实践互动”的管理学研究方法。“洋为中用”,周三多教授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组织编写、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工业企业管理》系列教材中就系统地介绍和评价了西方管理思想的历史演变和发展现状;“古为今用”,周三多教授一直强调中国传统文化中管理思想遗产的挖掘和总结,并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从“慎战与敢战相结合的竞争观”、“制订以诡道为基础的战略方案”、“实施以利为核心的决策标准”以及“进行以人为本的竞争因素分析”等八个方面对《孙子兵法》用于指导现今企业经营战略的可能性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孙子兵法与经营战略》,复旦大学出版社,1995年2月);“学科交叉”,周三多教授不仅主张管理研究应定性与定量相结合,提出应该综合运用社会科学的相关知识研究管理问题,强调经济理论与管理理论的相互支持与融会贯通,同时,还积极将物理学非线性系统耗散结构理论引入企业管理系统的研究(与著名物理学家龚昌德教授博士生张建文的相关工作),对信息技术的发展及其对企业管理的影响和应用的最新成果都给予高度关注(在《管理学----原理与方法》第四版的修改中特别增加了有关ERP的内容);“理论与实践互动”更是周三多教授在管理理论研究和管理实践组织中长期依循的基本原则。

人是管理的对象,也是管理的主体;是管理的手段,更是管理的目的。人的管理活动,或者在更为广泛的意义上,作为管理客体的人类一切经济活动,其根本目的也无非是为了实现人的在更广阔空间的自由发展。所以,管理必须“以人为本”,必须“以人为中心”。早在1993年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初版、以后多次再版、目前累计发行量已300万册、被全国许多高校管理专业选作教材的《管理学----原理与方法》中,周三多教授就从“职工是企业的主体”、“职工参与是有效管理的关键”、“使人性得到最完美的发展是现代管理的核心”以及“服务于人是管理的根本目的”等四个方面系统地阐述了管理的人本原理(《管理学----原理与方法》,复旦大学出版社,1993,第110页)。

人的活动需要组织,人的活动效率和效益因此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组织者关于活动目标与方法的选择。周三多教授不仅在管理的实践中强调管理干部和学术骨干的培养,而且在管理理论的研究中非常重视“将”或“经营者”的研究。在《孙子兵法与经营战略》等论著中,周三多教授结合《兵法》中相关思想的研究,反复强调了“现代企业之间的竞争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将’----企业经营者之间谋略与能力 的较量”,指出经营者“在企业资产经营关系中是企业资产的代表”,“在企业生产力的基本形式中是人格化的企业生产组织主体”,是“人格化的商品生产经营者”、“是企业利益的人格化代表”,并从“智”、“信”、“仁”、“勇”、“严”等五个方面系统论述了经营者的素质要求(《孙子兵法与经营战略》,复旦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45-48页)。

任何管理活动的进行都离不开目标的确立与方法的选择,而任何目标的确立与方法的选择都会涉及价值判断,因此,“必须对管理过程的组织进行伦理学分析”(《管理学----原理与方法》,复旦大学出版社,1993,第21页)。基于这种认识,周三多教授在国内较早地强调了管理学的伦理研究,并从“管理伦理的准则”、“决策的价值观”、“两面人的冲突”以及“人际关系的矛盾”等方面进行了早期的系统论述。

“创新是管理的本质特征”,这是周三多教授在管理研究和实践中强调的另一个重要观点。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一篇文章中,周三多教授就指出,管理是维持与创新的统一,管理者的任务是寻求和掌握维持与创新的适度组合以及发展变化的条件;并强调,维持与创新是相互联系、互为条件的:创新是在维持基础上的发展,而维持则是创新的逻辑延续;维持是为了实现创新的成果,而创新则为更高层次的维持提供了框架;仅有创新没有维持,系统会处于无时无刻无所不变的无序状态,而仅有维持没有创新,则会使系统缺乏活力。因此,“卓越的管理是实现维持与创新最优组合的管理”(《试论管理的创新》,《工业经济管理丛刊》,1989年第11期第42页)

当然,管理研究方法的系统思考、企业经营中“将”的作用的全面考察、管理中人本主义的率先强调以及管理伦理和管理创新本质的深刻揭示,所有这些只不过是周三多教授管理研究成果中的几个重要片断。

管理理论研究上收获如此丰硕,不仅由于周三多教授勤于思考,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源于他丰富的管理实践。

周三多教授早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又在哈尔滨工业大学系统地接受了系统工程和工程经济的教育,毕业后赴吉林工业大学任教,不久便担任企业管理教研究室主任;1977年调江苏常州客车厂工艺科工作,不久即担任设计科科长,组织全厂的技术改造与新产品开发工作;1980年调至南京大学经济学系任教,在从事企业管理理论研究与教学的同时,受江苏省委组织部委托负责经济管理干部培训计划的制定和组织实施;1987年,在原经济学系企业管理教研室的基础上,周三多教授创办了南京大学管理学系,两年以后即受命组建南京大学国际商学院(后更名为南京大学商学院),并担任院长达7年之久。与此同时,周三多教授还与企业界保持着广泛的联系,受聘为许多大中型企业的管理顾问,并曾担任中国乡镇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江苏省企业管理协会副理事长、江苏省技术经济与管理科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在高等教育与企业经营中积累的丰富管理经验以及与企业家们结成的广泛友谊为周三多教授的管理研究提供了大量素材,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理论研究成果必然有着很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管理理论源自实践,其目的和功用又在于指导实践。这不仅是周三多教授强调的管理研究方法,也是他在长期的管理实践中依循的一条基本原则。以人为本创建“企管文化”和“商院文化”、“引进和培养学术骨干以促进学科建设”的发展方略与大胆提拔中青年学术与管理人才的具体措施以及“服务地方经济、融合多学科特点”的办学方针为南京大学管理学系以及后来的商学院的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谈及周三多教授的管理实践,不能不提到他为中国MBA教育事业的发展所付出的心血。

中国于1990开始试办MBA教育,于1991年开始正式招生。试办MBA教育之初, MBA入学考试是由各试点院校自行命题,单独考试。各校的考试标准不一,难易不同,考试的内容也未能充分反映MBA作为专业学位的特点。针对这种情况,早在 1994年底,周三多教授即在全国有关MBA教育研讨会上建议对MBA入学考试方式进行改革,以通过MBA入学考试确保入学新生的质量,考试方式和内容要有利于测评考生学习MBA课程的必要知识基础和能力,要有利于测评考生的综合能力和基本素质,要有利于企业和政府部门中有实践经验的优秀中青年经济管理干部入学。 虽然遇到了许多阻力,但在周三多教授以及一些有识之士的推动下,国务院学位办和全国MBA指导委员会于1995年1月正式成立了 MBA入学考试改革研究小组,并任命周三多教授为组长。研究小组在广泛征求各MBA试点院校意见的基础上做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经过多次研讨和反复修改,提出了MBA入学考试改革方案。1995年7月,全国MBA试点院校院长联席会议专门讨论了研究小组提出的MBA入学考试改革方案,肯定了方案的合理性与科学性,将这一新的考试方案定名为“GRK”(“管理类学生入学综合考试”的汉语拼音缩写),并以投票方式通过了报请国家教委高校学生司、国务院学位办批准在1997年MBA招生中采用GRK方案的建议。

1996年6月,国家教委高校学生司正式决定从1997年开始在MBA招生中实行统一考试科目、统一考试大纲、统一命题、统一阅卷、统一录取标准的全国联考制度,入学考试采用“GRK方案”,并定名为“MBA联考”。为了不断改进和完善联考的内容与方式,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专门成立了设在南京的全国工商管理硕士入学考试研究中心,由周三多教授任研究中心主任。

研究中心工作的成功组织充分展现了周三多教授的管理艺术。参与中心研究工作的专家是来自全国培养MBA学员的有关高校的知名学者。这些学者在各相关领域大多声名显赫,著述颇丰,有自己独特的理论贡献,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观点。这些优秀人才集中在一起,为研究中心读者探讨MBA入学考试方式改革提供了可靠的人力资源保证,但他们与研究中心没有任何形式的行政隶属关系,因此研究中心无法以任何行政手段对他们的工作进行组织,然而在周三多教授娴熟运用的领导艺术的协调下、特别是在周三多教授超群的人格魅力的感召下,来自全国知名学府的这些知名学者无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贡献了他们的才智。

在周三多教授及其领导的研究中心的推动下,中国MBA入学联考制度逐步确立并渐趋完善。这个制度的推行,规范了考试要求,促进了各MBA培养学校间及考生间的公平竞争,保证和提高了入学MBA新生的质量,对改善MBA教育的形象、抵制招生工作中的不正之风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从而为近20年来中国MBA教育事业迅猛而健康地发展提供了重要的保障。

历史不会忘记周三多教授为中国管理理论以及中国管理教育的发展已经付出、并仍在继续付出的努力和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