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埂走出的管理大师―记赵曙明教授

发布时间:2007-12-01 18:39:10 发布人:周耿

赵曙明1952年出生于江苏海安,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江苏省人力资源学会会长及江苏省企业管理协会、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国人力资源研究会常务理事。他是最早将西方人力资源管理理论引进到中国,并将西方人力资源理论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学者之一,使中国人力资源管理与企业跨国经营方向的研究跻身世界先进水平行列。

他从1992年起,成功组织了5届企业跨国经营研讨会。被聘为教育部第四届科学技术委员会学部委员,全国高等学校工商管理类学科专业教育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学科评审组成员。2002年至2006年兼任澳门科技大学研究生院院长。2002年被评为财智中国HR年度人物。2003年被国务院学位办和国家教育部聘为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

在美国夏威夷大学讲学时,和夫人南京大学外语部许晓梅老师的合影。

从2002年起担任英国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ross Culture Management的合作主编(Co-editor)。2003年专著《人力资源管理研究》获得第13届中国图书奖,2006年获教育部第四届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2004年起连续三年被评为“中国最具影响的十大管理大师”。被评为“2005年中国十大教育英才”。2007年4月,被确定为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中青年首席科学家。

赵曙明教授曾是夏威夷大学、多伦多大学、密苏里州立大学等八所商学院的兼职教授,现为美国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的兼职教授;他曾在美国、加拿大、日本、英国、德国、澳大利亚、荷兰及新加坡等地讲学。他还担任有着150年历史的德国KHD Humboldt Wedag国际公司和江苏苏豪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独立董事。

2006年,被授予江苏省先进工作者称号。

11月21日到23日,是今年以来赵曙明最忙碌的日子,由南京大学商学院承办的第二届中国管理学年会在南大召开。来自全国各高校、科研机构、企事业单位管理学界的近600名专家学者就全球化背景下的企业将如何通过变革和创新来提高管理水平进行了深入的研讨。赵曙明是本届大会组委会的副主席和程序委员会主席,还是组织行为和人力资源管理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从会议的组织安排到论文的征集,从开幕到闭幕,千头万绪,但他组织得井然有序,得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大会组委会主席成思危的赞赏。

作为中国人力资源管理领域的旗手,从理论到实践,赵曙明均非浪得虚名。

走出田埂乘风破浪

“我的父亲是个农民,一生以种地和理发为业。”上月中旬,在硬件设施全国一流的南大商学院新大楼里,和记者聊起自己的经历时,赵曙明并不避讳自己的出身。

黄铜脸盆,油腻的毡布,那些或黑或白的脑袋恐怕就是赵曙明的童年记忆了。但是,赵曙明的父亲在那个年代却表现出了异于旁人的高瞻远瞩,他选择了让赵曙明上学,而不是继承他的头上功夫。这足以让赵曙明感念一生。赵曙明16岁时,就学会了理发,在大学时,特别是在美国留学时,他替许多留学生免费理过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赵曙明的“出息”都是父亲给的。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的人力资源学说的发展和运用也都是赵曙明的父亲给的。

2007年6月20日,南大中美文化研究中心成立20周年,邀请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作主题报告。

1974年的夏天,里下河麦浪滚滚的田野里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背手而立,炯炯的目光里踌躇满志。他肯定不会想到30年后,他的那些在中国商界、政界叱吒风云的学生会像田野里的麦子一样疯长。那时候的赵曙明还是里下河一个村的生产队长,从1970年高中毕业,读书读到了“最高学位”的赵曙明不得不回乡务农,先做了生产队的拖拉机手。一年后,作为大队里唯一的高中毕业生,赵曙明被推举为生产队长,后又被任命为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和大队长。“我的吃苦能力就是从那时候培养起来的,”赵曙明说,“现在个子不高,就是那时挑担压的。在乡下,什么活都得干,养猪、挑大粪,最苦的是‘上河工’,要把河泥挑上好几米高的河堤,午饭只能就着漂了几块白肉的大白菜汤吃胡萝卜饭。”

就在1974年,招收工农兵大学生的消息传来,对于赵曙明来说,是走自己的仕途,去担任公社党委副书记,还是圆大学梦,这是一个问题。赵曙明经过了艰难的选择,听从了灵魂的召唤:去学习。

2004年,赵曙明和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斯宾塞在与江苏知名企业家及EMBA学员对话后合影。

报考江苏农学院的赵曙明阴差阳错的被南京大学外语系西班牙语专业选中,而后又被录取在英语专业。

连26个字母都念不全的赵曙明非常失落,成绩排在最后的状况对赵曙明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我每天给自己定任务默写20个单词,宿舍晚上9点半熄灯,我就到厕所,忍着臭气看到夜里一两点才钻进冰冷的被窝。”有很多次,晚上起夜的同学被幽暗的厕所里叽里咕噜的声音吓了一跳。后来,他竟成了学习的先进并当上了英语年级的大班长。

1977年夏,在外交部和南京大学的一番争夺之后,大学毕业的赵曙明留在了南大外事办。这时候的赵曙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能在哪方面取得发展,只是把“每天都要有进步”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一刻也没有放弃对英语的学习。

远赴重洋修成正果

1981年3月1日,他被选中赴美进修。到了美国,他又通过托福考试获得了加州克莱蒙特研究生院的奖学金,攻读教育学硕士学位。

在一个以计划经济为主导的国家里,或许语言和教育学更为适用,所以当克莱蒙特研究生院的院长奉劝他读管理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他的思考。

“学了管理也不一定会当上管理者。”赵曙明说。

1983年,赵曙明学成归来,商品经济的气息在中华大地渐渐浓厚,一个强烈的冲动在他的心中涌动,那就是学管理。很多年后,赵曙明总结了那种冲动――使命感。“我们那个时代,有很多选择,但不论做什么,使命感很重要,有使命感才能使自己活得更充实一些、愉快一些。”

1987年,时任南大校长助理的赵曙明作出了他一生中至关重要的选择――自费去美国学管理,专攻高等教育与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师从现代管理学宗师德鲁克教授和舒斯特教授。他觉察到这个专业对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将它定为自己学术研究的方向。而对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选择,使赵曙明成了国内人力资源管理领域的拓荒者。而在他之前,中国只有基于计划经济的人事管理。

2005年夏,德鲁克96岁生日,赵曙明一家前去看望(中为赵的女儿)。

在美国,终身以教学、著书、咨询为业的德鲁克,在管理思想和学者道德方面对赵曙明启迪最大,“他讲管理不在于知,而在于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德鲁克是赵曙明的缔造者,他以那种细致绵密的思想渗透,影响了赵曙明的一生。2005年11月11日,德鲁克先生逝世,噩耗传来,赵曙明怔在那里,半晌没有说话。后来,他在一篇回忆德鲁克的文章里写道:“生命的密度要比生命的长度更值得追求。”

因为赵曙明的专业基础薄弱,生活费用拮据,修学时间紧张,在美国求学期间,赵曙明每天的睡眠时间从来没有超过5个小时。就是凭着这一股能吃苦的劲儿,不到三年,赵曙明就从克莱蒙特研究生院捧回了博士学位证书,并把自己的名字写到了美国管理科学院的会员名册上。

在回忆那段经历时,赵曙明对记者说出了选择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真正想法:“选择这个专业和自己的经历有关,从我的经历来讲,人是可以塑造的,人力资源管理的可贵之处,就在于怎样引导、塑造人,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会选择她。”

归国创业执掌大旗

1991年,赵曙明在佛罗里达州大西洋大学商学院完成了博士后研究,三所美国大学邀请他前往任教,年薪10多万美元。但赵曙明想:我一个农民的儿子能有今天,得益于祖国的改革开放,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为自己的国家培养一批高素质管理人才。因此,虽然当时一家三口均在美国,许多同期赴美的学者都留了下来,但赵曙明毅然听从召唤,回到母校。

回国后,赵曙明担任南京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但他紧张忙碌的“吃苦”生活并没有结束,多年来每天还常常是只睡5个小时。

面对国内人力资源管理理论一片空白的状态,他立即组织班子,用3年多时间写成了一套8本装的《国际企业经营管理》丛书;他开发设计了国内第一套“企业人力资源指数”,他带着博士生调查了100多家国有企业、三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和一些大型跨国企业,拿出了国内管理学界第一份企业人力资源调查报告。

1995年8月,赵曙明成为南京大学商学院代院长,1997年11月开始,正式担任南京大学国际商学院院长。

2005年9月,南京大学和美国密苏里大学合作的双硕士项目启动。

十多年来,南大商学院最受人瞩目的是MBA和EMBA;赵曙明不懈努力,不断推出项目,培养国际化的高端人才。他是桃李满园,在我们面前的他,是院长、博导、教授、国家重点学科的负责人, 获得了25个国内外奖项和荣誉称号,发表200多篇学术论文,出版著作、教材20多部。

在2005年5月28至31日于南京大学主办的 “第五届企业跨国经营国际研讨会”上,赵曙明被美国密苏里大学授予“世界杰出人力资源管理专家”称号,这是美国密苏里大学首次给国际学者授予此终身荣誉。

2005年,南京大学商学院EMBA教育获得“最佳EMBA教育机构奖”,赵曙明与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执行院长刘吉、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张维迎等人一起获得“中国商学院领导奖”。2006年5月,被美国Seton Hill大学授予“人文科学――工商管理荣誉博士学位”,在亚洲赵曙明是唯一的一位。

2006年5月,美国Seton Hill 大学董事会主席里奇女士给赵曙明颁发荣誉博士学位证,副校长谷瓦里克博士给他佩戴挂钩。

现在,作为院长的赵曙明依然坚持教学,每学期给本科生、MBA、硕士生和博士生授课。每天的日程安排很紧,早上5点多钟起床,处理电子信件,8点开着车从江宁赶到商学院上班,下午6时30分离开。有时晚上还有应酬,忙完应酬回家还要备课、做研究。

赵曙明说,一个商学院院长要具备三个能力:创新能力、吃苦能力、服务能力。吃苦体现了一个人对事业的追求和热爱,也只有吃苦才能将自己的创新理念坚持和实施下去。在他的倡导下,南大商学院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走在了前列,中荷国际MBA项目通过了欧洲论证,与美国康奈尔大学合作的EMBA项目已进入美国《财富》杂志的排名,在全美排在前10名。日前,赵曙明申报的项目“转型经济下我国企业人力资源管理若干问题研究”又获得2007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00万元的资助。

赵曙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首先,他是一个学者。走出书斋,他又是一个管理者。

学者要搁置自己的意识形态,以客观态度对社会现实做出分析,因此他是一个冷静而清醒的旁观者。而一个管理者,他要使一个机构得以运转,因此他也是一个行动者。正如艾默生所说学者不是独立于世的,他是一个掌旗的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师。

南通江海晚报 2007年11月27日 朱一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