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震:人民币升值解决不了贸易顺差

发布时间:2007-12-02 20:54:03 发布人:周耿

自2005年7月21日起,中国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至今人民币已经累计升值4%左右。国家海关总署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中美贸易顺差突破千亿美元,达到1022.2亿美元。仅9月份中美贸易顺差就达141.3亿美元,比8月份增加了2.4亿美元。人民币升值海外呼声再起。人民币升值能否从根本上解决贸易顺差问题?本报记者就此独家专访了南京大学国际经济贸易系主任张二震教授。



顺差仅统计了货物贸易

问:中美贸易顺差是如何形成的?

张二震:中美贸易顺差的形成有几个因素:

外资推动。当代国际贸易的迅速发展,很大程度上国际资本流动,尤其是国际直接投

资所推动的。中国的外贸发展,同样具有外资推动特别是外商直接投资推动的鲜明特征。 外资企业进出口贸易占中国对外贸易的50%以上。美国经济学者也曾指出,美国对中国 贸易出现巨额逆差的根本原因在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制造业大量向中国转移,因为在华 外商投资企业的贸易顺差净值占到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总额的83%。

加工贸易。加工贸易占中国出口一半以上,而外商投资企业又占全国加工贸易出口的 83%。根据海关进出口数据,2006年1―5月,我国按贸易方式分组的总顺差约为 838.3亿美元,其中,加工贸易顺差约占76.4%,外资企业顺差占加工贸易总顺差的82.4%。

顺差转移。中国在大量承接国际产业转移的同时,也承接了“国际顺差转移”。我国吸收外资的70%来自东亚地区。这些外资企业从本国或地区进口大量机器设备和中间产品,进行加工装配后以中国名义向欧美出口,所形成的贸易顺差也由东亚其他经济体转移 到中国。2005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为1142亿美元,而对韩国、日本、东盟和台湾地区的逆差总额为1261亿美元,两者几乎平衡。

服务贸易因素。在服务贸易方面,根据哈佛大学学者克雷格•范格拉斯特克的报告《美中服务业贸易往来的收益》,美国从对华服务贸易中获取了巨额顺差和利润,2004年美对华服务贸易出口和进口之比高达11.3∶1,也就是说,美国对华服务贸易存在巨额贸易顺差。但由于服务贸易在海关统计上不显示,而只在国际收支上体现,因此,所谓的中美贸易顺差,统计的只是货物贸易这部分。

美国对华技术出口限制。根据中国商务部统计,在高科技账户方面,2004年,美国从中国进口达到460亿美元,而出口到中国的高科技产品仅为90亿美元,不足进口的1/5。在高科技产品上的逆差几乎占其整个对华贸易逆差的1/3。

顺差并不代表赚钱

问:为什么有人说“中国外贸只赚数字不赚钱”?

张二震:这是因为,在经济全球化形势下,逆差、顺差的经济意义已经改变,逆差不表明“吃亏”,顺差也不表明赚钱。正如瑞士银行的经济学家董涛所说:“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上,双边贸易数字是毫无意义的。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平衡就像纽约州和明尼苏达州之间的贸易平衡一样毫无意义。”在贸易投资一体化条件下,传统的以国家为单位通过进出口额来计算国际贸易收支的统计方法已经不能准确反映一国的贸易利益,以外汇增加额、原产国计算或许更为精确。

这是因为,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由于跨国公司的作用及资源的全球流动,一国的出口产 品可能不是“本国企业”生产的,而是外国甚至进口国跨国公司的分支机构生产的,出口产品不仅使用了进口原材料和中间产品,甚至大部分来自进口、来自最终产品进口国的进口。这在加工贸易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一些加工出口产品往往大部分原材料、零部件来自国外,加工出口国只获得了极为有限的加工费。根据传统的统计方法,加工贸易出口额都记在出口国的账上,显然是不公平的。它不仅掩盖了出口国的出口规模后面的真实经济关系,而且扭曲了国际贸易中实际的利益关系。

这是一个广为引用的芭比娃娃故事:中国出口价格为2美元,而进口原材料为1美元运输、管理费为65美分,中国获得的加工费(工缴费)只有35美分,其在美国国内的售价达20美元。美国厂商获得了主要的利益,中国的收益只有35美分,但2美元的出口额却记在中国的头上。正是这种不合理的贸易统计方法,在加工贸易成为中国主要贸易方式的情况下,不切实际地夸大了中国的出口贸易利益。尽管中国的贸易是顺差,国民收益却未必是最高的,因为加工贸易利润一般只有3%-5%,绝大部分利润被外资企业拿走。

不能因顺差而要求升值

问:人民币升值能从根本上解决贸易顺差问题吗?

张二震:汇率不能解决国际贸易收支平衡问题。1985年至2002年,日元一路升值,而美国贸易逆差扩大依旧。日元从225日元兑1美元升值到100日元左右兑1美元,也仍然无法改变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的事实。这些事实证明,汇率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美贸易顺差问题。因为中国的贸易顺差不是单纯的贸易平衡问题,而是世界制造加工中心转移到中国,是全球生产格局演变的结果。如果整个生产格局不发生变化,即使人民币升值50%,中国仍然是贸易顺差。所以,不能因为中国的贸易顺差,而要求人民币升值,美国应该用新的思路来解决中美贸易平衡问题。一方面,美国应不断放宽或取消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为中国扩大进口减少顺差创造条件,另一方面,美国自己应努力调整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而不是用贸易保护的办法、用压人民币升值的办法来解决中美贸易平衡问题。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6-10-24 第0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