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银兴:发挥我国新的比较优势

发布时间:2016-12-15 14:42:39 发布人:马骏

 (转自南京大学新闻网)

当前,经济全球化的重要特征之一是国际分工由传统的产业间分工转变为产业内分工,表现为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布局产业链,从而形成全球价值链。所谓全球价值链,是指在全球范围为实现商品或服务价值而连接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过程的全球性跨企业网络组织。全球价值链可分为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和营销服务三大环节。在增值能力的坐标上,这三个环节呈现由高向低再转向高的U形。处于U形曲线下端的生产制造环节附加值较低,靠近U形曲线两端的研发设计环节和营销服务环节附加值较高。欧美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大都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两端,居于主导地位。我国实行对外开放以来,主动融入经济全球化的一个重要路径是嵌入全球价值链。尽管长期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但也确实分享了经济全球化的红利,工业化水平明显提高。

自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价值链发生了结构性变化。究其原因,一是国际金融危机后又爆发了欧债危机,直到现在,发达国家经济大都仍处于低迷状态,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整体放缓;二是在新一轮科技革命推动下,产业创新速度加快,由此推动了全球价值链的结构性变化。这主要表现在:在信息化网络化条件下,全球价值链由封闭转向开放;全球价值链中欧美国家跨国公司的主导地位逐步被打破,在一些产业领域,其占据的附加值较高的两端地位正在被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占领;在开放式创新的推动下,各国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固化状态已经被打破,发展中国家进行梯度性转移和攀升成为常态。

在全球价值链发生结构性变化的同时,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近年来,我国劳动力和土地成本大幅度上升,资源环境约束趋紧。这意味着劳动力和资源环境不再具有比较优势,要求我国原先处于全球价值链低端的企业向价值链中高端攀升,由追求数量增长转向追求附加值提高。其方向,一是进入营销和服务环节,二是进入研发环节。这里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制造业大国,即使处于生产制造环节的产业和企业,也可以通过创新和研发进入价值链中高端。因为每个生产环节都有相应的原料采购、产品制造、物流运输、市场营销等价值链环节,每个环节上都可以寻求最有价值的生产组合以提高附加值。生产制造环节价值链攀升的主要途径是产品加工由低端向中高端转变,提高产品技术含量和附加值。

在全球价值链发生结构性变化的条件下,虽然我国传统的资源禀赋比较优势正在失去,但新的超越资源禀赋的比较优势正在显现,其中包括: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具有的巨大市场需求规模,明显改善的产业服务和配套环境,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增强了创新动力,改革开放所形成的制度和政策优势,仍然处于世界前列的经济增长速度等。这同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欧美大多数国家经济长期低迷形成鲜明对比。这就为我们提出了全球价值链攀升的另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中国企业不能只是像过去那样嵌入全球价值链,而要在一些产业领域谋求全球价值链中的主导地位和竞争优势。全球价值链的这种新整合,无疑将为世界经济注入新活力。

在比较优势明显改变的条件下,我国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主导地位需要培育和创造。在生产者驱动的价值链中居于主导地位的决定性因素是:核心技术+品牌优势+商业模式。我国已经有了一批在世界上处于前沿的高科技优势产业,如高铁、装备制造业、电子信息产业等。这些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优势产业走出去,很大程度上也是价值链走出去,可以进一步开发全球生产要素的潜在价值,释放全球生产潜力。在采购者驱动的价值链中取得主导地位的决定性因素是:市场渠道+品牌优势。现在,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市场需求规模正在催生采购者驱动的全球价值链的中国领导者。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中国电商依托“互联网+”平台,通过跨境电子商务打破沃尔玛等采购商的垄断,可能成为该领域全球价值链的新主导者。从单纯的出口产品逐步向建设全球营销网络转变,相应地也会打开中国商品进入世界中高端市场的渠道。

 

 

原载于:《人民日报》2016年3月27日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