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人士赵安中辞世 为助学捐尽流动资产

来源:现代金报

  宁波帮知名人士赵安中辞世

  遗愿:骨灰撒向四明山

  老先生说:“这里有我牵挂的孩子们,我要亲眼看着他们长大成才”

  他累计捐款助学过亿元人民币,晚年重病缠身仍心系他的160多项捐赠事业

  赵家人表示,会将赵安中的精神延续下去,希望受资助者也能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前日凌晨5时13分,一位90岁的老人在李惠利医院溘然长逝。

这位老人的临终遗愿是:将骨灰撒在故乡的四明山上―――“这里有我牵挂的孩子们,我

要亲眼看着他们长大成才。”老人的声音微弱,却撼人灵魂。

  这位让人尊敬的老人就是宁波帮知名人士、浙江省爱乡楷模、宁波市荣誉市民、香港

荣华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宁波旅港同乡会名誉会长、希望工程实业家赵安中老先生。自

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赵安中老先生从向母校中兴中学捐款100万港币开始,他的捐资办学

事业扩大到浙江乃至全国10个省、区,累计捐款超过1亿元人民币,捐款希望工程项目148

个,受益的学子不计其数。他的逝去,牵动了无数人的心。今年6月,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际

,记者赴香港采访赵安中老先生,他的精神依然不错。在交谈之中,他表示最牵挂的就是

他曾捐助的孩子们,“希望他们好”是他最大的心愿。

  母校校庆 他不顾重病欣然前来

  肺部感染老先生不幸魂归故土

  昨日上午,记者赶到宁波市殡仪馆。腊梅厅内,水晶棺中,老人遗体素帛裹覆,安详

地睡在菊花丛中。黑白遗像挂在墙上,慈祥音容仿佛还在眼前。灵堂两侧,悬挂着中兴小

学校友会送来的挽联:“游子还乡英魂永在明山甬水,叶落归根遗爱遍及故国家邦。”在

这位伟大的老人遗体前,记者深深地鞠上三躬,表示深深的敬意。

  获知老人病逝的消息后,老人的儿子、儿媳妇以及孙子孙女都很快从世界各地赶来。

老人的儿孙辈或在美国、或在印尼、或在巴西。守在灵前的二儿子赵亨龙是前天从印尼赶

过来的。“我于10月25日陪爸爸到宁波,其间爸爸因病住院,但病情比较稳定。我们安排

亲人轮流服侍,我就先回印尼处理公务了。11月 3日晚,我弟弟亨文突然打电话给我说爸

爸情况不好,那时我刚到家不到3小时,立即赶回宁波。遗憾的是,我最终没能见上爸爸一

面。”赵亨龙脸色凝重。

  赵安中老先生这次来宁波,是为了参加母校镇海中兴中学100周年校庆。对于赵安中老

先生来宁波前后的辰光,三媳妇杨玉玲很清楚。“爸爸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但他的精神状

态一直不错。他的牙齿掉光了,牙床肿痛,又不能戴假牙,所以只能吃稀饭,平时他能吃

下一大碗稀饭。”杨玉玲回忆说,“来宁波之前,医生给父亲检查身体,认为情况比较稳

定。我们知道,爸爸很牵挂母校,很牵挂宁波大学的赵安中大楼。他要来故乡看看,这是

他的心愿,所以我们也没有阻止。”

  不幸的是,赵安中老先生一下飞机,就觉身体不适,住进了李惠利医院的加护病房。

“爸爸得过多种癌症,这次主要是肺部感染。”赵亨龙说,“爸爸住进李惠利医院后,得

到了医护人员最精心的治疗。医院还组织了宁波、杭州、上海的专家为爸爸会诊。”

  和爷爷赵安中年龄相差60岁的赵蕙玲是爷爷“最宠爱的孙女”,她守在爷爷灵前,几

乎泣不成声。回忆起爷爷日常的言传身教,赵蕙玲说:“爷爷对教育事业的热心,会一直

影响我们赵家的所有人。”

  热心助学 几乎捐尽所有流动资产

  精神传递 儿子不收花圈细说父愿

  在来宾登记簿上,记者看到,前来吊唁赵安中老先生的人络绎不绝,有政府官员,有

乡亲,有桥头胡中心小学、桥头胡中心幼儿园等学校的师生们。

  赵亨龙告诉记者:“今天上午,一位在文化馆工作的女士来看望爸爸,她曾就读于爸

爸出资兴办的学校,也是林杏琴基金的受益者。她打算买一束花来献给爸爸,我告诉她,

她的心意爸爸肯定会知道的。但是,如果把买花的钱用来买学习用品,送给需要帮助的贫

困孩子们,爸爸会更开心的!”他说,希望那些受资助的孩子在长大后也同样能把这份爱

心传递下去,让更多的人受益。

  的确,赵安中先生一直心系祖国的教育事业。早在1986年,国家决定实施九年义务教

育制度时,赵安中就觉得适逢其时,为之欣然;在祖国各地开展 “希望工程”活动之后,

他立即把自己的捐资办学方向转到“希望工程”的旗帜下。赵亨龙回忆说,父亲每次到浙

江大学、宁波大学等学校讲话,都会以“我是个小学生,今朝来大学讲话,交关开心”这

句宁波土话作为结束语。“我想,爸爸希望通过这句话,告诉家乡的大学生―――未来的

精英们,他作为一个小学生,都能做到始终感恩社会、回报社会。那大学生们成才后,也

要记得回馈社会。”

  记者了解到,早在若干年前,赵安中就把家族生意交给了儿子们,除了保留“董事长

”的名头外,他实际上已经“退休”了。但他又是“退而不休”,他的160多项捐赠事业,

在他看来是一笔笔很大很大的“生意”,是他晚年的事业、乐趣和支撑。而自太太龚碧华

中风卧床不起后,自己又屡得癌症,他的心理和身体一度相当脆弱。而小儿子赵亨文手中

有一张“王牌”。他对父亲说,“你一定要好起来啊,我们还有好几个捐赠项目没有做呢

!”这张牌果然很灵验,一说到捐赠项目,老人就来了精神,“我们要抓紧做,赶紧做啊

!”

  据杨玉玲估算,赵安中先生有记录的捐款额在1.5亿到2亿人民币。赵亨龙表示:“爸

爸基本上把他所有的流动资产都捐给了需要帮助的人们。”记者在《赵氏家族捐赠项目总

汇》上看到,据不完全统计,1986年至2006年,赵氏家族10万元以上的捐赠项目就有166项

,以他母亲林杏琴这一名字命名的教学楼、图书馆就有近140幢;自1986年来,赵家向“希

望工程”的捐赠总额达1.3亿元,盖起了160多幢教学楼。

  赵亨龙表示:“全家都十分理解父亲的理念,支持他的行为。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精

神,也是我们赵家的精神,我们会把他的精神和行动一直延续下去。”

  记者手记

  2001年秋天,我去过赵安中先生捐资建立的台州黄岩富山乡中心小学的林杏琴教学楼

;2007年夏,我到香港去采访先生,先生为家乡孩子题字 “希望他们好”,关切之情溢于

言表;2007年秋天,我去了赵安中先生的母校,他捐资复建的宁波镇海中兴中学;我多次

在他捐资的宁波大学“林杏琴会堂”聆听知名学者的讲座。2007年11月3日,我在旅途中捧

着《赵安中传》细细品读,我看到了一个经历了岁月风云、博学多能的成功商人;一名乡

心仁厚,时时想着报效桑梓的宁波人;一位热心“希望工程”,全心办学的和蔼长者。只

是,我没想到,先生于2007年11月4日凌晨5点13分在日夜眷恋的故土溘然辞世;我没想到

,再见先生时,只能通过鞠躬来表达最深切的怀念与崇高的敬意。但是,先生的精神永远

不会因岁月流逝而苍老,反而会在无数年轻的生命中得到延续和蓬勃生长;能留在故土,

看百业兴旺,莘莘学子个个成为社会栋梁,先生也必定是欣慰而满足的。在此,我们也祝

愿先生一路走好。

  记者 潘君耀 见习记者 王颖

  赵安中先生

  1918年生于宁波镇海骆驼镇杜塘畈,早年就读于“五金大王”叶澄衷先生所办的叶氏

中兴学校,与船王包玉刚是同班同学。“九・一八”事变后,国家危难,时局动荡,他不

得不辍学谋生学做生意。历经风雨,白手起家,创办了香港荣华纺织有限公司。事业有成

后,赵安中先生积极回报家乡,资助各地的“希望工程”。

  作为一个商人,在香港他可能算不得巨富,然而在中国“希望工程”这个特殊舞台上

,他却堪称“超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