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强:迈入新发展阶段中国将面临哪些新机遇新挑战

发布时间:2020-10-15

       8月2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南海主持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我国将进入新发展阶段。迈入新发展阶段,中国将面临哪些新机遇新挑战?记者对话了南京大学耿强教授。


       记者:我国将进入新发展阶段。这个新阶段,特指的是“十四五”时期么?还是说今后一个时期?

       耿强:可以说是今后一个时期,但是准确的来说,这个时段的跨度至少应是从完成第一个百年目标到第二个百年目标实现这样一个时间段。因为总书记表述“新阶段”的总目标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立足点是第一个百年完成,着眼点是当前“十四五”时期五年规划的现实与国计民生的需要。


       记者:以辩证思维看待新发展阶段的新机遇、新挑战。如何理解?

       耿强:党的十九大以来,总书记多次讲到,“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疫情叠加世界经济重挫新发展阶段挑战巨大。全球需求市场萎缩,国际局势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复杂格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近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9%,其中发达经济体将萎缩8%,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萎缩3%。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因非经济因素而面临冲击,国际经济、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发生深刻调整,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将面对更多逆风逆水的外部环境,必须做好应对一系列新的风险挑战的准备。

       面对客观情况的深刻变化,我国立足国情也有较多机遇。我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万美元,城镇化率超过60%,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要求不断提高。我国制度优势显著,治理效能提升,经济长期向好,物质基础雄厚,人力资源丰厚,市场空间广阔,发展韧性强大,社会大局稳定,继续发展具有多方面优势和条件。同时,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创新能力不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农业基础还不稳固,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较大,生态环保任重道远,民生保障存在短板,社会治理还有弱项。

       总书记强调,“进入新发展阶段,国内外环境的深刻变化既带来一系列新机遇,也带来一系列新挑战,是危机并存、危中有机、危可转机。我们要辩证认识和把握国内外大势,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刻认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展变化带来的新特征新要求,深刻认识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带来的新矛盾新挑战,增强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勇于开顶风船,善于转危为机,努力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


       记者: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经济已经在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转变。这种判断的依据是什么?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会不会影响到国际大循环?

       耿强:内循环的本质就是提内需、炼内功,外循环之前是我国改革开放下依托全球化,实现经济腾飞的重要方式。例如,进出口总额这一指标的我国保持全球第一。在全球贸易大国中间(日本、美国等)进出口/GDP数据,这个数据日本30%,美国是25%,我国现阶段是35%,这个比例体现出的经济对外贸的依赖程度我国是最高的。我国数据35%是从65%下降下来的,2008年开始需求端在减缓,真实需求在减少,非经济因素的干扰在增加。内部来看,我国内部消费在增加,并且持续稳步地增加,这内需和出口对增长的贡献明显的此消彼长的关系。外部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增加,横向比较我国依然有消费增加的空间。内需的增长趋势依然在稳定的增加,这些都是明确的。国家的精准脱贫战略,不断提升居民收入,近年来淘宝、拼多多的营收增长很快,需求牵引供给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国内大循环在中长期内必须成为我国经济的主引擎,优先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至于国际大循环我们不会偏废。国内大循环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交易成本和交易费用太高了。物流费用、隐形的各种费用多、金融相对滞后,货款的挤压等。


       记者:总书记多次提到科技创新。这次提出,要大力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尽快突破关键核心技术,认为这是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重大问题,也是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关键。为什么说这是形成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关键?

       耿强:2020年7月21日,习近平在企业家座谈会上表示。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通过繁荣国内经济、畅通国内大循环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动力,带动世界经济复苏。要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打造未来发展新优势。

       2014年5月23日至24日,习近平在上海考察时强调,当今世界,科技创新已经成为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支撑,成为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革进步的强大引领,谁牵住了科技创新这个牛鼻子,谁走好了科技创新这步先手棋,谁就能占领先机、赢得优势。

       2014年6月9日,习近平讲话,“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不能总是用别人的昨天来装扮自己的明天。不能总是指望依赖他人的科技成果来提高自己的科技水平,更不能做其他国家的技术附庸,永远跟在别人的后面亦步亦趋。我们没有别的选择,非走自主创新道路不可”。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适应和引领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关键是要依靠科技创新转换发展动力。


       记者:高水平对外开放打造方面,总书记提出“越开放越要重视安全,越要统筹好发展和安全,着力增强自身竞争能力、开放监管能力、风险防控能力,炼就金刚不坏之身”这主要是基于哪些考虑?

       耿强:在国家安全体系方面。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发展和安全,坚持人民安全、政治安全、国家利益至上有机统一。健全国家安全体系,增强国家安全能力。完善集中统一、高效权威的国家安全领导体制,健全国家安全法律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人民防线建设,增强全民国家安全意识,建立健全国家安全风险研判、防控协同、防范化解机制。提高防范抵御国家安全风险能力,高度警惕、坚决防范和严厉打击敌对势力渗透、破坏、颠覆、分裂活动。

       在公共安全体制机制方面。经过新冠抗疫和防汛战斗后,必须建立公共安全隐患排查和安全预防控制体系。构建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的应急管理体制,优化国家应急管理能力体系建设,提高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加强和改进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制度,保障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在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方面。坚持专群结合、群防群治,提高社会治安立体化、法治化、专业化、智能化水平,形成问题联治、工作联动、平安联创的工作机制,提高预测预警预防各类风险能力,增强社会治安防控的整体性、协同性、精准性。


       记者:要以共建共治共享拓展社会发展新局面。在新发展阶段,这些方面我们还有哪些需要完善的地方?

       耿强:总书记强调,要以共建共治共享拓展社会发展新局面。要实现更加充分、更高质量的就业,健全全覆盖、可持续的社保体系,强化公共卫生和疾控体系,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加强社会治理,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要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更加注重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持续完善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有效机制。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利益协调、权益保障通道,完善信访制度,完善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动工作体系,健全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和危机干预机制,完善社会矛盾纠纷多元预防调处化解综合机制,努力将矛盾化解在基层。



来源:央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