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计学会2019会计思想史学术研讨会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2019-11-19



 “中国会计学会2019会计思想史学术研讨会”于2019年11月15日在江苏南京顺利召开。本次会议由中国会计学会会计史专业委员会主办,南京大学会计学系承办,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厦门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重庆大学、东南大学、湖南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天津财经大学、立信会计金融学院、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重庆理工大学、石家庄经济学院、山西财政税务专科学校、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中兴新云服务公司等院校及企业的近百名海内外专家学者参与了此次学术盛会。


(与会专家合影)

(南京大学会计学系主任陈冬华教授主持开幕式)


 南京大学会计学系主任陈冬华教授主持了本次会议开幕式。中国会计学会副秘书长田志心教授、中国会计学会会计史专业委员会主任付磊教授和南京大学管理学院院长王跃堂教授先后代表主办方和承办方致辞。

 田志心副秘书长感谢了承办方南京大学会计学系及所有参会专家对本次会议的支持,并向与会专家介绍了会计思想史会议及会计史专业委员会成立的早期工作,强调了会计思想史对于会计研究和会计教育的重要意义,在当前新技术和新业态给会计学科带来巨大变化的背景下,鼓励学界同仁关注会计思想史的相关研究,产生更多成果助力会计教学和科研。付磊教授提到,相较于其他学科,会计学科以往将重点放在会计实务的发展,缺少对会计思想的关注,然而会计思想对会计学科的存续和发展意义重大,本次会议主题吸引了众多专家学者积极参与,说明会议主题具有普遍性,勉励大家进一步寻求原生扩展的可能性。王跃堂教授代表管理学院向与会专家表示热烈欢迎和衷心感谢,并向大家介绍了南京大学管理学院和会计学系的基本情况,并表示南京大学作为会计思想史研究的重要基地之一,将继续支持会议的相关工作,助力中国会计思想史研究。

(中国会计学会副秘书长田志心教授致辞)

(中国会计学会会计史专业委员会主任付磊教授致辞)

(南京大学管理学院院长王跃堂教授致辞)

 开幕式结束后,北京大学哲学院研究员展翼文博士、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程霖教授和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Lina Xu博士为本次学术研讨会带来了三场精彩的主题演讲。主题演讲环节由南京大学会计学系主任陈冬华教授主持。

 北京大学哲学院研究员展翼文博士的演讲主题为“哲学史研究与当代哲学研究的互动—以‘自我知识’问题为例”。展博士认为,思想史研究同其他历史研究相同,需要面对来自跨时空证据和可错性带来的范式与挑战;而相比其他历史研究更为复杂的是,思想史研究的概念之外延和内涵在研究过程中都可能为相关领域研究带来额外困难,如何跨语境地理解和被理解一直是关于思想转述的重要问题。接着,在哲学史和当代哲学研究的互动问题方面,展博士以当代哲学研究中的“自我认识”问题进行为例,为大家展示了还原论和反还原论二者的观点及其局限性,并为大家讲述了哲学产生初期关于这一问题的思考和成果,对现代人如何理解自我,如何在语言中思考自我提供了启发。展博士的演讲从哲学史和当代哲学的研究角度为会计思想史研究提供了富有价值的研究视角和启示。

(北京大学哲学院研究员展翼文博士主题演讲)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程霖教授的演讲主题为“中国经济思想史视域中的会计思想史研究”。程霖教授认为,中国会计思想史研究是会计学和中国经济思想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会计史研究紧密融合,互为基础,但会计思想史有独立清晰的研究方法和内容,会计思想既包含尚未形成体系的观念和主张,也包括已经成形的理论体系,因此又与会计史研究不尽相同。程霖教授还提到,会计思想史研究具有丰富的研究价值和空间。会计思想史是会计学之源,有助于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有助于揭示中国会计思想在人类会计史上的贡献。会计思想史学科细,专业性强,但历史搜集困难,证据少,如何认知我们古代的会计思想还有待系统的总结和发掘,这部分的研究在现有研究中仍旧稀缺。程霖教授强调,中国会计思想史是古今值得深入考察的课题,如何定位中国传统会计思想的历史成就与现代价值、如何考察近代以来中国会计从传统向现代的演变路径和转型趋势、如何评价西方会计思想理论的传播及其本土化以及如何构建和深化近代以来的中国特色会计体系,是会计思想史研究需要仔细考察的问题。此外,程霖教授希望广大学者能够推动经济思想史和会计思想史的合作,合作开展课题研究,联合举办学术会议,共同培养优秀人才。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程霖教授主题演讲)

(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Lina Xu博士主题演讲)

 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Lina Xu博士为大家带来了题为“Institutional Entrepreneurship: The beginning of the modern accounting in China”的分享。不同于西方会计史研究方法,Xu博士在自己的研究中突出中国特色,运用人类实践理论描绘了中国近代会计史的开端;以制度性矛盾下的人类实践为理论框架,回归会计发展初心,以谢霖先生、徐永祚先生和潘序伦先生为研究对象,系统梳理了中国近代危机下会计先辈如何改变现状的奋斗历程,为中国会计思想史研究提供研究方法启示。

 接着,南京大学会计学系薛清梅副教授主持了本次会议的论文报告环节。入选论文涉及中国古代简牍账簿的整理与研究、明清时期票号账簿体系研究以及近代中国公司控制权配置思想与家族企业代际传承等具体领域,论文汇报人对文章所研究的问题进行了充分展示,会场听众积极参与,气氛热烈。

    午餐结束后,专家学者们齐聚会计思想史圆桌论坛。圆桌论坛环节由南京大学会计学系主任陈冬华教授主持,各位与会嘉宾依次发言,就会计思想史研究一同探讨,各抒己见。

 (哈尔滨工业大学曲晓辉教授发言)

 哈尔滨工业大学曲晓辉教授认为,史学的研究思维和研究路径对会计思想史研究有着重要意义。目前的会计研究存在“实证研究碎片化”和“会计理论边缘化”的问题,对会计的研究应回到会计的本源,紧贴本源开展有用的研究,而不是在形而上学的路上越走越远,“以史为镜,以史为鉴”,能够帮助我们回到会计的本源。另外,曲教授指出,技术固然重要,但技术需要灵魂和内在逻辑作为支撑,在当前技术变革的大背景下,会计走向哪里、存在形式如何改变,需要学者参考前人研究在会计思想史层面进一步考察。最后,曲晓辉教授认为, 我国会计思想史与其他国家有所不同,建议广大专家学者从不同地区商人群体的历史入手,从全国不同角度进行梳理。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张敦力教授发言)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张敦力教授充分肯定了本次会议主题的时代意义。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如何总结70年会计的辉煌成就值得学界深入探讨。会计思想史与会计史同根同源,虽不相同,但相得益彰。会计史记录了人、事、物,而会计思想史则是从真实的人、事、物中总结规律。从全球历史进程来看,东西方文明相互借鉴,西学东渐对我国会计学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借鉴西方的思想文化,也不应忘宗背祖,借鉴西方思想文化时无需妄自菲薄。”因此,会计思想史的研究是有划时代意义的,在这个研究中需要广大专家学者继续努力,把这项工作做好。





(中国会计学会会计史专业委员会主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付磊教授发言) 

中国会计学会会计史专业委员会主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付磊教授回顾了中国会计思想史研究的现状,指出目前的研究大多以事件研究为主,但事件背后的原因及其理论思想并没有解释清楚。如果能够清楚地从会计史中梳理出有思想有价值的理论,则可以为会计学的教育和研究提供很多便利。同时,由于中国会计思想史研究还处于萌芽阶段,我们需要其他领域如经济思想史的专家学者进行指引。接着,付磊教授就会计思想史研究提出四个具体问题:第一,如何明确会计思想史的定义、处理会计思想史与会计实务之间的关系以及与会计理论的区别;第二,如何厘清会计思想史的研究方向和研究领域,只有与现代实际紧密连接的会计思想史研究,才能更好地指导现代实务;会计思想史研究的视域应该更宽,不应局限于传统的财务会计,多学科交叉研究有助于深化对会计本身的认识;第三,如何看待中国会计思想史和外国会计思想史的关系,在引进、学习、改造、创新过程中形成中国特色会计思想;第四,如何寻找会计思想和会计理论前后变化的逻辑关系、演进关系,如何挖掘其内在联系及其与现实的关系、思考其对今天的解释和预测。

(上海财经大学程霖教授发言)

 上海财经大学程霖教授从经济思想史研究角度出发,从经济思想史的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为会计思想史研究提供了借鉴。程教授指出,经济思想史研究需要理解中国经济思想史和理论史的关系、中国经济思想史和经济史的关系。思想史是思想、学说、理论、分析,既包括还没形成体系的历史人物关于经济现象、经济问题、经济制度的观点、观念、主张和见解,也包含已经成为体系有内在逻辑和体系的经济理论。什么时候思想开始有了体系和学说,就进入理论史研究的时期。此外,程霖教授认为,长期使用西方的经济概念论述中国古代思想存在误区和偏差,因此未来的思想史研究需立足于中国当时的历史条件和历史语境。最后,程霖教授认为,研究会计思想史可以分兵同时进行,同时开展中国古代、近代和新中国成立后的会计思想史研究。

(厦门大学刘峰教授发言)

 厦门大学刘峰教授认为,历史研究就是从纷繁复杂的看似没有规律的碎片化的事件中拼接起来的完整的、有意义的东西。我们想做好历史研究,就要“心中有图像,手中有工具,眼前有碎片”。对于会计思想史的研究,需回归对会计的认识上来,因为对会计的定义和定位决定了如何开展会计思想史的研究。此外,刘峰教授提出,会计实为人类社会低成本的信任工具。从这一角度出发,刘峰教授结合秦灭六国、山西票号和十三行等特定的历史事件,对如何切入会计思想史研究进行了探讨。最后,刘峰教授在谈到会计思想史研究工具时提到,当前的史学研究方法存在局限性,会计思想史的研究需要好的研究方法。同时呼吁学者更多地关注微观层面的思想史研究。

(中兴新云服务公司陈虎总裁发言)

 中兴新云服务公司陈虎总裁从现代企业的会计实践出发,对会计的学科本质和发展动力进行了阐述。首先,陈虎总裁提出了当前会计工作中存在的几点困难,继而提出了关于会计学科本质的思考。会计是一种以统计学为主、以经济学和管理学为表现的管理体系,它和数学和统计密切相关。会计学研究的使命应当是告诉会计工作者怎么做才是对的,这其中需要开展会计简史的梳理工作。学者需要去思考技术的推动对会计的改变的具体体现。陈虎总裁回顾了过去近40年的时间里技术与财务的演变过程:会计电算化、ERP的使用、互联网带来的财务共享服务,以及当下可能正在发生的第四次变化——会计信息的云计算中心和数字平台,几次变化背后的发展动力和历史逻辑应引起学者和实务界的注意。尽管计算机和自动化技术在存储和计算方面有较强能力,但其背后人文内容的提炼和应用则需要会计和管理人员来进行。

 

(上海财经大学李增泉教授发言) 

上海财经大学李增泉教授从兴趣和期待两个方面阐述了对会计思想史研究的见解。李教授指出,很多会计问题的争论和分歧,历史上都存在相似的事件。如果能够从历史视角去讨论这些问题当时的背景、争论和解决方案,将有助于我们分析现状,展望未来。会计的形式和变革方式深受制度基础的影响,中国的会计演进和商业模式有自己独特的路径和发展规律,不必亦步亦趋,效仿他人。因此,我们需要对中国会计思想史做以系统梳理,更好地理解中国制度与会计的关系。此外,会计的研究不能脱离理论的指导,我们要在会计史研究方面更进一步,对历史进行凝练和总结,形成具有指导意义的会计理论。历史研究的目的是找到历史事件发生的原理,会计思想史研究是为了发现历史事件背后的历史规律用以指导未来。同时,李增泉教授建议相关研究聚焦微观,考察在中国企业发展和商业模式变革过程中的会计本质,对会计在中国历史上发生的作用有更聚焦的认识。




 

(南京大学李心合教授发言) 

南京大学李心合教授指出,当今的时代是财务学思想危机的时代,文章产量提高,但思想性和原创性在变弱。出现危机的原因在于学术异化,功利色彩浓重。另外,会计研究方法形式化、碎片化,不利于思想和理论的提高。李心合教授强调,为解决财务学思想危机,应锻炼财会学者的三大研究基础:跨学科研究基础、实践基础和研究方法论基础,为会计思想和理论的创新储备力量。

(厦门大学杜兴强教授发言)

 厦门大学杜兴强教授用生动的语言提出了会计思想史研究的六个问题:做不做、为何要做、何时做、谁来做,如何做和几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欲亡其国,先亡其史”,AI技术背景下的“会计消亡论”呼唤会计思想史,因为它是会计学科所有学者和实务工作者的认同基础。当前的会计研究已经进入贫瘠化,如果没有范式的创新,则不太可能有进一步的成果。历史密切依赖于撰写历史的人,关于会计思想史的研究应尽早提上日程,否则断裂与断层将使得我们因为失去一代人而失去整个会计思想史,故而建议有历史责任感、有道义和深厚情感的学者对此展开深入研究。关于会计思想史的具体研究方法,杜兴强教授认为应通过严肃的传记、口述、著作论文等手段来研究会计思想的萌芽、发展及演变,在研究过程中应注意严谨求证,把握中心思想,不失批评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袁为鹏教授发言)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袁为鹏教授认为,会计学者在进行会计思想史研究时,应把握会计思想史的“入”和“出”。会计思想史研究的“入”,是指理解中国传统会计,尤其是结合历史时期的具体社会历史背景来理解会计;会计思想史研究的“出”,包括四个方面:古今会通、中西会通、科学解释中国会计的发展、深入浅出。在“入”和“出”的基础上,袁为鹏教授进一步提出了两个值得思考与研究的问题:第一是从中国式复式簿记入手对中西方会计方法与体系进行比较,第二是近代中国传统会计是停滞抑或继续向前发展。

(山西财政税务专科学校赵丽生教授发言)

 山西财政税务专科学校赵丽生教授认为,思想史解决的是人的问题,会计思想史的核心就是解决会计人如何成为会计人的问题,这涉及到会计的本质问题。会计思想史是会计文化的核心。文化内化是将信息知识转化为思想和智慧;文化外化是把思想和智慧转化为能力。当今时代,新技术层出不穷,但我们不应在其中迷失自我。另外,中国会计思想史的研究,应该把空间和视角放大,不应该只局限于微观,而是研究所有历史阶段,建立“大会计观”,既要考察会计在企业发挥的作用,也要挖掘会计在国家经济运转中的作用。最后,会计思想史的研究应该研究背后的文化力量,思考每一次思想和制度创新背后的力量是什么,同时鼓励会计思想、经济思想和会计实务的交叉融合,做出更多成果。

(重庆大学辛清泉教授发言)

 辛清泉教授认为,会计是一种演化的经济制度,最小化交易成本是会计演进的方向,会计的本质是最小化交易成本的工具。在当代新科技革命背景下,新的商业模式不断涌现,我们需要理解这些变化对会计思想的演进有着怎样的含义。随着新商业模式的兴起,企业核心竞争力、资产结构和成本结构随之发生变化,这些都对会计数字功能提出了挑战。在新商业模式变革的挑战下,会计学者应通过多种研究方法调查和研究商业模式变革中会计信息需求的变化,深入理解会计性质与会计功能之关系,从而为新商业环境下的会计变迁做好理论论证储备;同时紧跟会计准则和实践的变化,进行严谨的科学研究,对实践的变化进行解释和后果评价。

(上海交通大学夏立军教授发言)

 夏立军教授认为,研究历史是为了面向未来,通过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为未来提供一定的借鉴和启发。会计思想史对实证研究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会计思想史等“大”问题和实证研究的区别只是关注问题的大小和时间的长短,在本质上相似相通。实证研究应借鉴会计思想史研究,过去开展关于大量资本市场的实证研究,没有考虑到会计制度的演进过程。广大学者在进行相关研究时需要重视会计与制度环境空间的适配性,不应将研究问题局限于眼前,而要更多地展望诗和远方。

 圆桌论坛结束后,中国会计学会会计史专业委员会主任付磊教授简要总结了本次会议的主要思想和收获,高度肯定了会计思想史研究的重要性和本次会议的思想成果,呼吁搭建更多会计思想史研究的交流平台,寄语相关领域学者及实务界专家勠力同心,为中国会计思想史研究贡献更多力量。